TOP

                  校園舊札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表時間:2015-07-11 11:35:21 】 【來源:】 【作者: 】文字放縮【 】 【瀏覽次數:1032次 】

                   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生活風貌,任何個體的生命都無法改變與無法逃避這樣的客觀現實,每每只能作力所能及的選擇與置身其中的適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那時,講究開門辦學。提倡學生走出校門,去學工、學農、學軍。也就是陶行知先生說的“生活即教育”“社會即教育”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校園空曠,面積很大,除了“工”字型教學樓、長方體教師辦公樓與3排用于行政管理的平房之外,教學區幾乎就沒有其他建筑了。教師生活集中在校園區西北角。僅有的一排每間9平方米的單身教師宿舍的前后左右,便都是校農場的用地。農場很開闊,種過生姜、棉花、小麥等經濟作物。生姜要搭架,棉花用很小的塑料缽育苗,小麥需適時除草追肥等,都是那時學到的知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要擔心沒有水澆灌農作物,校園里有七八口面積不等形狀不一的池塘,因為濱臨大江,所以池塘從未干涸過。初春,垂柳依依,素絮飛舞;盛夏,荷花仙子搖曳多姿,睡蓮姑娘踏浪嬉戲;深秋,或繁星閃爍,或嫦娥嫵媚;隆冬,野鶩孤鳴,寒雁徘徊。莘莘學子塘畔讀書的倩影,足以照亮一個民族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農場場長是章啟芳老師。章老師性格開朗而豁達。某年臘月,還有三天就要過年了。章老師站立地頭,扯著嗓子,吆喝辦公樓下面的邢獻鳳老師。邢老師后來的總務處邢主任,當時正跟人說話,被其喊得心煩,也亮開嗓門回道:“你像鬼嘶,喊個魂啊喊!”章老師高門大嗓地叫:“臘月黃天的,盡不說吉利話,明明是喊人,怎么是喊魂呢?你才是鬼扯。”兩個人來回斗嘴,足有七八個來回,似乎盡是些沒用的話,卻給放寒假之后岑寂的校園帶來不盡的生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讀讀書,種種地,在那時或許是無奈的選擇,在今天或許就求之難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校園大操場北面,沿著司令臺東西兩側,以及其他地界,原來都是沒有圍墻的。當時的校長季一文先生,很務實,想方設法用石塊水泥將圍墻的地基打好了,繼續砌墻卻沒有資金沒有人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學校是1972年開始復課的。于是一屆又一屆高年級學生,開始撿磚、捐磚、挖土、篩土、拌石灰、兌水、細細攪和,把砌墻的粘合劑做熟了,砌起來,才得心應手。季一文校長,教務處汪錫民主任,汪天祥秘書,班主任許金年老師、黃啟定老師等,都身先士卒,帶頭苦干,說他們是為建設自己的校園,嘔心瀝血,殫精竭慮,并不過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終于到了1976年前后,校園的圍墻基本砌成。圍墻上半截,基本都是斷磚和泥壘就,今天的眼光看著肯定是不大雅觀的,可是,切不要忽視,此舉奠定了校園空間的基本輪廓。隨著城市人口密度逐漸加大,覬覦校園土地的單位與個人,多得很。也就是說,校園領土保衛戰,初戰告捷。

                  要砌墻,先修路。每天下午的課外活動時間,就有高年級同學,肩鍬,扛鏟,拉車,抬筐地運煤渣,鋪路,順便鋪籃球場。縣城各單位的食堂,街道的開水爐房,公共浴池鍋爐房等處,都被無中的學生翻了一遍又一遍。用今天的時髦說法就是:砌墻,還帶動了鋪路、植樹、建設籃球場等其他“產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復課伊始,為了校園安寧,于傳達室旁邊騰出一間空房,住進六七個高年級同學,掛一塊“無中警衛班”的牌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論寒暑,警衛班的同學,都是要值班的。上半夜到凌晨1點,下半夜到清晨6點。沿著校園細細轉一圈,總得個把小時,還要負責開關學校大門,是很辛苦的事,沒有點奉獻精神,還真的做不來。沒有值班費,沒有任何補助,純粹“義工”。不過,古人說得好,艱難困苦,玉汝于成。當時警衛班的同學,蔣其波留學美國成為名醫,湯德昌秉承父業成為中醫兒科專家,吳道勝是馬鞍山市城建局城市規劃管理專家,饒曉明是合肥七十中校長,萬世杰在技術領域獨領風騷成為焊接高手,陳義保經營的第三產業紅紅火火……他們不但憑一技之長足以安身立命養家活口,還能造福他人,這便是教育的成功之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還是季一文校長,給一屆又一屆警衛班同學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本身胃不好,需要很好的休息,可是只要有情況,即便是深夜,即便是寒冷的冬天,警衛班的同學只要到他的門前呼喊一聲“季校長——”,片刻之間,季一文校長就會戴著眼鏡穿著整齊地拿一柄手電筒出現在大家面前,幫助解決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時,學校文藝宣傳隊在晚上排練節目,警衛班的同學就可以享享眼福與耳福了。同班一個叫邵蘭的女同學,碟舞跳得特別好,巡邏時轉到階梯教室前,總要伸頭看看,再看看,大有可望不可及之概。一個叫張麗麗的女同學,更是嗓音清脆,響遏行云,即便隔著數百米的距離,中間還有一個教學樓矗立著,一個晚上還是可以清晰地聽她唱十幾首很不錯的歌曲。廉守泰老師與魯純纓老師率領自己的一兒一女廉政廉煒,組成的家庭話劇團,演出的話劇《于無聲處》,仿佛也就是在那個時期看的。這些,也算是警衛工作的額外收獲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和現在,都覺得他們很了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學農、砌墻、警衛,三札短文的背景,中國社會正醞釀著劇烈的震蕩,一場驚天動地的巨變即將在世人面前拉開風景綺麗的帷幕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75屆 曹為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佇   立 下一篇無中人的愛——我的心

                  圖片主題

                  大量偷拍情侣自拍视频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最新国内自拍在线视频